煤球


01
一阵风呼啸而过,带起一阵在空中打旋的枯枝败叶,寒冷悄然兴起。冰冷的空气碰到橙色眼眸的青年温热的体肤,激得他打了个不小的寒噤,然后又把自己的衣服又往里紧了紧。

自己的军服虽然也算不上单薄,但若仅想凭此而度过狱都的整个冬天,即使是脑子长在膀胱上的人也知道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当然,如果是连脑子都没有的家伙那就得另当别论了。显然平腹就属于那类没有脑子的家伙里,穿着黑色的短袖就往风里跑,一看就是不珍爱生命的典型反例。人作死就会死,更何况他本来就是已死之人,这样二愣的行为带来的最终后果也只有感冒发烧,不出例外还会带有田啮深深的嫌弃。

倒也是多亏平腹生病的缘故吧,田啮难得能有一会儿清净,一想到没有欠揍的...

喜闻乐见大快人心的月考完回报社会!月考考好了我开心啊!决定以后每次考试前都要三拜佐疫学霸!!佐斩大法好!

———————

斩岛这人生来就不善言辞,一年四季不论事情大小,似乎从来都是板着一张脸以一副极为严肃的表情对待,甚至连上司肋角都没有目睹到过斩岛的其他表情。在地狱的深渊中,其名为斩岛,在不论是科技还是文化上都进步飞快的现世,这叫面瘫。

然而,即便是一个不善于表达感情的死面瘫,也会有打自心底信赖的人。

青年有着如天空一般清澈透亮的水蓝色眼眸,栗色的短发干净又清爽,绿色的军装穿在他身上显得格外清新。而他最具有代表性的,想必除了那不可思议的四次元披风就是他那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微笑了。

这名有着天使一般的...

精分七题
1~6题为牵手组
7题为尤赫
百合大法好(躺

1.

枢再次醒来,是因为从胸口处传来的剧痛。
自从上次舞台剧后,枢总会在半夜因为胸口传来的剧痛而突然醒来。虽然侥幸没有刺中心脏,但想必距离目标也只差分毫。
她歪头看了看趴在病床边熟睡中的生田目千足,有些无奈地苦笑。
这次也不知是枢住过的第多少次院了。
虽然每次住院,千足都会笑着告诉她只是贫血,但枢早就知道自己的身体已经不如人意,从伤处传来的疼痛也愈发的剧烈。
【已经快到极限了。】
她从床头柜里拿出一罐致命的毒药,在月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
「我会在天堂等着千足同学的。」
话毕,便将其整罐吞下。
玻璃瓶随着意识的模糊而落在床单上,最后一刻她依稀听见了什么,面带微笑陷入沉...

文风挑战
cp:田平
挑战者:煤球

1.自己惯有的文风

田啮最喜欢做的事情莫过于在闲暇的午后时光倚在公馆外的大树下打个小盹儿。他把手臂背在后脑勺,一边享受天然的恩赐一边在这幅不知名的图画中缓缓沉睡。
当他再次醒来时,已是黄昏。
夕阳的斜晖洒在四周,透过树枝缝隙的光束映在泥土上形成许许多多茜色的光斑。鸟叫虫鸣之中还夹杂着呼唤声,田啮知道是平腹来找他回去了,拍了拍身上的土渣循声离去。
和谐的日常。

2.黑暗文风

悬挂在天花板上的白织灯时暗时亮,不停闪烁。藏于地下深处的房间潮湿而寒冷,空气中似乎还弥漫着血腥味。平腹不由得全身颤栗,挪了挪被锁链铐住的四肢,金属碰撞声在空旷的地下室里不停回旋。
唯一的出口突然被打开,射进一...

跪)怪癖啥的...大概也就那么几条吧...
像是在深夜码文的话文力爆表之类的?
然后码文必听歌(但其实老是听着听着就听嗨了然后码的文也xxxx)
喜欢在很高的地方码文,其原因不明

#赌骰的产物

#话说这真的只有三行吗(躺

-平田的场合-

致我最喜欢的田田:

如果我说喜欢你的话,你一定会打死我的吧?
但是就算打死了也没关系!
因为我连田田的暴力也一样喜欢!!

-斩田的场合-

致同僚田啮:

我总是莫名其妙地在意你的生活、在意你的安危、在意你的一切。
佐疫告诉我这种感情名为「喜欢」。
我想我确实喜欢你。

-佐田的场合-

予田啮:

上次联欢会时你的吉他演奏很出色哟,
吉他那细腻而多变的音色和你十分相配呢,
如果不介意的话下次我们一起合奏一曲D大调卡农吧。

-谷田的场合-

致田啮:

喂田啮!每次训练你小子都在偷懒,真是太丢人了!
下次训练一定要给老子认真对待啊!
不然让我怎么给自己理由去喜欢你啊!

-木田的场合-

致可爱的小...

#赌骰的产物

#在被脱团汪各种虐后的产物

#全程蛋疼(躺

-

【如果说】

「田啮田啮!」

从身后传来再熟悉不过的声音,每个音节都充溢着满满的阳光。对田啮来说,虽然有些聒噪,但并不讨厌就是了。

「田啮你要去哪?我们一起嘛!!」

脖子被勾住而有些呼吸不畅,不耐烦地砸了咂舌,举起手中的鹤嘴锄想要狠狠锤下去,但也因平腹那如孩童般天真无邪的笑颜而默默放下。

「...离我远点,蠢货。」

虽然嘴上说着有些过分的话语,但是却早已在心里默许了对方。

【我们的距离有一百步】

「不过今天的亡者有点厉害啊,居然能让我陷入苦战!不过果然还是田啮更厉害!一下就把他干倒了!!」

「啊有兔子!对了有一次我在公馆旁边的草丛里也看到了一只!!」

「我跟你说...

试着用厚涂画了个平腹子
画得真吃藕,我想静静(ノ_<)

俺物语简直就是虐狗神剧!还好我是单身鳖x
莫名其妙的明明官方是走bg线,可我硬要走bl线!
(大概我已经没救了没救了
明明还没补完但是我的脑洞已经饥渴难耐了!
之后大概会码砂川x猛男的文吧( ̄w ̄)

占tag抱歉

平腹,东京狱都男子高中二年级生。


今天我也深爱着平腹小天使。

1 / 2

煤球

虫贱cablepool

© 煤球 | Powered by LOFTER